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虎与麻雀的较量-【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46:14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1911年10月10日(宣统三年,即辛亥年8月18日),爆发了以武昌起义为主要标志的革命运动。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职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大总统。2月12日,清朝最后的一个皇帝——宣统溥仪被迫宣告退位,从而结束了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

然而,野心勃勃的袁世凯一面与新生的革命政府为敌,骗取清室旧政的支持;一面扩充势力,加速实现自己的美梦。

清室的忠实走狗、复辟狂张勋,就是为袁世凯充当全能打手的典型。

1912年3月,袁世凯不顾国人的强烈反对,阴谋得逞,终于如愿以偿地逼迫孙中山退位,并刺杀了国民党实际领袖人物宋教仁,窃取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宝座,便在北京建立起大地主、大买办阶级专政的北洋军阀政府。

袁世凯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国人的公愤,以云南省都督蔡锷为首的“护国反袁”运动在全国各地掀起了高潮。做贼心虚的袁世凯一时惊恐万状。为了袁氏政权,实现最终登上金銮宝殿的皇帝梦想。便对反对派一律采用武力和软刀子进行镇压。如将蔡锷调进京城,委以虚职,并以“英雄难过美人关”的绝招,让京城名妓小凤仙用色情将他拖缠。孰料蔡将军早已看穿其险恶用心。于是将计用计,用韬晦之术,迷惑袁世凯的视线,继续完成护国大计。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袁世凯,自以为得计,又用同样的招法对付他人。他想,张勋虽然不像蔡锷那样坚持站在国人一边,但他会不会像自己有狼子野心呢?于是便演绎出一幕老虎与麻雀的较量的精彩好戏……

张勋,字绍轩(1854-1923年),江西奉新人,1854年出生在一个小商贩的家庭。因生辰属虎,成年后便以老虎自居。据说他的虎字写得甚妙,弄成条幅,挂在壁上虎虎生畏。中华民国建立以后,他仍作着复辟美梦,由于怀念清王朝,而在脑袋瓜子后面留着一条清人的长辫子,自称虎尾,被人戏称为“辫帅”,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怪物。

张勋虽长得五大三粗,笨手笨脚,但生就一副好使的大脑和一对闪溜溜的眼睛,见风使舵、工谀善媚、投机钻营是他的一惯伎俩。1884年,他投入广西提督苏元春军中,因作战勇敢,荣立军功,升为副将。1892年苏元春因纵兵殃民、贪污军饷等罪被革职充军新疆。张勋见机行事,马上又投奔了正在春风得意的袁世凯。1899年,张勋随袁世凯去山东镇压义和团,成为袁家军的一个过河勇卒和急先锋。

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在逃往西安时,张勋被派去充当护卫。在护驾过程中,张勋见慈禧太后必有来头,于是对她百般作秀,显出一副忠君的嘴脸。他的言行深得西太后好感,并称赞了他一声“忠勇可嘉”。张勋对慈禧的话,视为“圣宠”。从此如出山之虎,大显身手,连连受到朝廷的加官封赏,飞黄腾达。在返回颐和园时,张勋仍充当侍卫,一路上心中甜美之极,他趁此机会,不惜一切手段,极力巴结李莲英,送去大批礼物,与之进行权物交易。在张勋眼中有了李莲英,就有西太后,也就有了一切,于是就疏远了袁世凯。

张勋的异常举动使袁世凯大为震惊,担心他成为自己将来的绊脚石,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一日,袁世凯找来冯国璋,把张勋的表现合盘托出。别有用心的冯国璋见有机可乘,满口答应征服张勋。袁世凯一脸喜色把希望寄托在冯国璋身上。

冯国璋虽当时应付上司,但又感到棘手。纳闷中,忽然想起一个人,回到家里,找来谋士杨士琦细商,以美酒好菜侍候。杨士琦与张勋是莫逆之交,深知张勋嗜好。酣饮中杨士琦说:“张勋非常好色,经常出入醉春楼。”冯国璋问:“莫非他看中了哪个女子?”杨士琦摇摇头:“那倒没有。不过他的夫人牛氏,倒托我给寻一个出色的小女子,娶过府内,供他沉醉,省着他再拈花惹草往外跑。”冯国璋沉思片刻:“若是能找到一个色女,倒是一个一箭双雕的美人计。”俩人陷入沉默。喝了一口茶,杨士琦突发奇想:他冯国璋不是暗有一姣吗?便说:“大帅曾在西郊结识一名妓阿毛呢?若能割舍,不就成绝好人选?”冯国璋一听,脸色陡变,心想阿毛是自己的心爱之人,送给张勋岂不亏了血本?转念又想到自己的前程,犯难了一阵后说:“你去安排张勋,我先到阿毛那里去一趟。”说罢二人各自而去。

第二天,刚吃罢早饭,冯国璋又招来杨士琦,说阿毛那边已安排好了,可以送她到醉春楼去。

暮春时节,畏寒的日头,从云层中钻了出来,洒在杨士琦那副酷似南瓜的脸上,熠熠生辉,他哼着无名曲儿,奉命来到张勋府中。张勋与往日一样,二人推杯换盏,开怀畅饮。酒过三巡,张勋问:“冯国璋可有什么动静?”杨士琦故意一撇嘴说:“他正眼红您大帅青云直上呢。”两人喝至酣处,杨士琦便提起醉春楼:“听说又来了一个绝代美人阿毛。”张勋有些不悦地说:“这些日子也未过去。”杨士琦又说:“如果大帅看中,我可以从中做媒啊!”张勋按捺不住春情欲溢的性子,急问:“那里可真有绝代佳人?”杨士琦说:“明晚醉春楼会面,眼见为实嘛!”

杨士琦与张勋约好之后,依计而行。第二天晚上,明月当空,清风撩人。杨士琦把张勋引到醉春楼,来到烟室。只见一女子身着朱袄长裙,丝袜革履,一个圆月般红粉脸蛋,衬在那高领之内,一对高耸的乳房显得娇冶有致。小手棒起烟盘,冷艳逼人地看着张勋,飘然来到床边,把烟盘放在大床中间,用纤手托起绣枕放在锦被上,回身深深勾了张勋一眼,银铃般地对他说:“请老爷慢用!”早已浑身酥软无力的张勋走至床边,一头倒在绣枕上。那女子羞颜答答地挨坐在床沿上,打开象牙烟匣,又拈了一枝银签,在匣中拔了一些芙蓉膏。刚欲就灯抟弄时,张勋笑眯眯的对女子说:“这样烧烟不舒服,你也在对面躺下来呢!”那女子莞尔一笑,便半推半就地躺了下来。

张勋在烟灯之旁望着她的娇容,果然是西施再世,甚是楚楚迷人,便和颜悦色俯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女子答道:“回老爷话,小女名叫阿毛。”“今年多大了?”“刚满十九岁。”说到这里,女子从烟盘中提取一柄翡翠嵌金的烟枪来,将斗口迎着烟灯,打烟签上的烟,慢慢地绕上斗口去。张勋进一步发问:“你一口官话,说得如此美妙,是本地人吗?”阿毛说:“不是,我是江南人,只是在京城呆长了。”张勋又问:“听杨老爷说,你是新来的,怎么说在这呆的时间长了呢?”

阿毛愣过之后,马上笑盈盈地说:“我原是在天津的。”阿毛已将烟装好。张勋伸出两指,把枪口夹着,纳入嘴边,“嗤嗤”地狂吸了一阵。吸罢,阿毛把枪放下,又提起盘中的金制小参汤过来,说声:“请老爷润润嘴唇。”张勋努着嘴,吸了一口,然后闭着双眼,做一种酣畅之状,又问:“阿毛,你想嫁人吗?”阿毛装作不理会他,依然烧烟。张勋睁开眼睛追问:“阿毛,你想嫁人不想?”阿毛把头一偏:“不知道。”张勋憨态发笑着说:“这是你们女孩子自己的事,怎说不知道呢?阿毛,我求求你了,你就嫁给我吧!好不好?”

坐在一边的杨士琦一听这话,立即推波助澜,便抢着回答:“好的啊,嫁给张大帅,我来做媒就是了。”紧接着他趁机把张勋大吹一番,对阿毛说:“这是你阿毛的福气。”阿毛道:“我没有这份福气。”她越是推脱,张勋越是性起,禁不住动起手来。两人在床上愈是欲擒故纵,愈是戏谑不已,发出阵阵调笑之声。杨士琦瞥见鱼已上钩,退出房门。张勋迫不及待燃烧的激情和色欲紧紧融合在一起,霎时只觉天旋转转,排山倒海地震撼起来。

几天之后,由冯国璋幕后操纵和杨士琦从中做媒,张勋用花轿和热热闹闹的迎亲队伍把阿毛娶到府中。

蒙在鼓里的张勋哪里知道,自己锦衾之中裹着的玉肢美人,竟是袁世凯安放在他身边的一颗威力无比的定时炸弹。从此,她不仅监视张勋的一举一动,也掌握了西太后的一切动向。

阿毛系杭州人氏,祖父姓查,是清朝的一名州官,因弹劾朝中奸臣,而被诛连九族,仅只逃脱一女,其后裔改名毛新秀,小名阿毛。只因仇恨朝廷,而流落青楼,接触朝廷要人,伺机报仇。今日幸遇张勋,不由心中大喜,决定借机施展自己的远大抱负。

1911年,武昌城内一声炮起,敲响了灭亡清王朝的丧钟,辛亥革命,风云变幻,全国各地都吹响了革命的号角。时驻南京的守旧派张勋却负隅顽抗,他率领江防营一面与新军第九镇在雨花台交战,一面在城内大肆搜捕革命党人,肆意滥杀,凡剪辫子、穿西服、悬白旗、携白布者皆不能幸免。全城笼罩在一片阴森恐怖之中。

不久,江浙革命联军围攻南京,张勋率其江防营在紫金山、天宝山、狮子山等地螳螂挡车。12月2日,江防营被革命联军战败,张勋仓惶北逃,在徐州进行防守。张勋逃走时,爱妾阿毛不幸被江浙联军捕获。有人建议把她押解到上海,放在张园陈列,以供游人参观。这一消息如晴天霹雳,震得张勋魂不附体。冯国璋也心如火燎。

最后,在冯国璋的四处周旋下,联军总司令徐绍桢没有采纳这个建议,反而派人把她送到徐州。张勋喜出望外,竟派其辫子军持枪列队在车站迎接,然后将扣留革命军方面的14辆机车和80辆客车归还,以此表示对爱妾的失而复得予以酬谢。

清政府为了嘉奖张勋在南京孤军奋战的功劳,使其更加卖命地维护行将就木的清王朝的统治,授他为江苏巡抚、署两江总督兼北洋大臣。张勋受宠若惊,大肆招兵买马,加紧备战,反对南北议和。这一切秘密行动,阿毛都及时遣人密告了冯国璋,很快传到袁世凯那里。

此时,袁世凯正图谋东山再起,四处活动,组织南北议和,大施诡计正欲窃取辛亥革命成果。而杀红了眼的张勋,继续手持复清大旗,既与袁世凯同床异梦,又共唱复辟一曲。因此,在南北议和中担任北方总代表的唐绍仪,怕张勋会破坏议和,秘密建议袁世凯将其诱杀。冯国璋也因失美人对张勋生恨,以“恐张勋将来难以驾驭”,密电袁世凯设法除掉后患。

其实除掉张勋,袁世凯早有此意,只是为其所用,一时犹豫不决。这次却下了决心,来个借刀杀人。一天,阿毛被授意缠着张勋到西苑去看戏,二人合乘一轿,向戏院而去。当按原定线路行至丁字街头时,猛然一声巨响,人群顿时乱作一团。这是冯国璋指使阿毛“引蛇出洞,一举歼灭”的妙计,事先在路上设了埋伏,从路旁的房顶扔下两颗炸弹,可是张勋命大,只响一颗,幸免于难。倒是让阿毛吓得魂飞魄散。

聪明的阿毛,此时似乎被炸弹震醒,她感叹自己的命运,险些作茧自缚,命归黄泉。为此事,阿毛与冯国璋大吵一顿。野心膨胀的冯国璋被逼无奈,把责任推到了袁世凯身上,并送给阿毛一批重金,以示对她的抚爱。这才使阿毛移恨袁世凯,而对冯国璋依然忠心耿耿,继续向他提供有关张勋的动态,同时监视袁世凯与张勋的暗中关系,偷窥情报,随时应付对策。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就任南京临时政府临时大总统。袁世凯为窃取政权,积极拉拢被美色迷惑的张勋。俗话说,近水知鱼性,近山识鸟音。袁世凯深知张勋虎性,非一般人的话能听入耳,更不易就范,便找来张勋的盟兄弟、自己的心腹谋士阮忠枢,要他从中斡旋。阮忠枢对袁世凯说:“张勋为人实诚,不骗人,虽鲁莽粗俗,但是个血性汉子,一身虎气,和三国时的张飞一样,您若欲成大事,非重用此人不可。”袁世凯表示同意,将对他委以重任。

阮忠枢为效忠主子,又找到了与张勋关系极为密切的徐世昌,要他出面劝说。徐世昌不以为然地说:“我可以劝张勋听命就是。”果然,徐世昌秘密到徐州后,张勋恭敬备至。二人饱餐山珍海味之后,走进密室。徐世昌慢条斯理地说:“你绍轩忠于清室,我与世凯同具此心。惟日前党人势盛,人心受其蛊惑,其势不可以力敌,世凯通达权变,与党人言和,假以时日,必败党人。若以一朝之念而乱大谋,无以对世凯,即无以对清室。识时务者为俊杰,吾弟任重道远,愿三思而后行。”

但经过上次爆炸事件,张勋难免心有余悸。今天听徐世昌这么一说,不能不深思,过了片刻,他说:“老师远来指教,弟子张勋一定遵照老师的话。”当晚他立即给北京发了一个表示“拥护袁世凯共和民国”的电文。袁世凯见罢,才将紧绷的冬瓜脸上松出一口气。

关于袁世凯派人来访、张勋复电一事的全部经过,阿毛原原本本转告了冯国璋。这使冯国璋加剧对袁世凯心怀不满,对张勋更是愤恨之极,遂要阿毛加速行动,实施既定方案。

1912年3月,袁世凯继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其间,阿毛为了破坏袁世凯与张勋的关系,便把张勋的复辟言行密告袁世凯。原来,张勋为了表示自己对清室的忠君之情,不仅口出有言,经常对人说:“我在前清受皇恩深重,君恩难忘。”而且,还坚持拒绝接受断发之令。这几天,袁世凯就一门心思考虑阿毛的话,越想越感到张勋是个危险人物,他将是自己的最大的绊脚石和拦路虎。袁世凯为此绞尽脑汁,决定将他的江防营改编为武卫前军,令张勋从驻守徐州要地移驻山东兖州,以便有效地控制于他的行动。

广州脑博仕专科医院

昆明泌尿外科医院

江苏医院在线咨询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