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柯达后破产时代聚焦图文影像旧业务相继剥离

发布时间:2021-01-21 18:42:33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LoisLebegue衣着笔挺,做完了近半个小时的陈述。“柯达亚太区所有业务正常运营”是他此次发言的主题。身为伊士曼柯达公司(下称“柯达”)亚太区总裁,LoisLebegue在过去两个月中频繁奔走于柯达主要市场的客户、供应商之间,而与他们沟通解释最多的也正是上述话题。

柯达眼下正在准备参展2012年5月举办的德鲁巴国际印刷及纸业展览会。此次LoisLebegue来华正为此事。德鲁巴印刷展每四年举办一次,是印刷业发展的风向标。这也是柯达在申请破产后首次参加此级别的展会。此次展会上,柯达公司将以商业票据、包装和出版三大类细分市场的方式联合40余家参展企业共同展示20多个改进型产品和10余个全新产品。

3月19日在接受本报专访时LoisLebegue称,柯达在为期18个月的破产保护期内,将会相继剥离一系列旧业务,转而将精力聚焦在民用影像输出和面向商用的图文影像领域,如印刷、包装、票据等,提供一系列与之相应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他称,柯达未来会成为一家规模相对“smaller”、同时业务更为专注的公司。

破“旧”立“新”

“这次申请破产保护的只是柯达位于美国的子公司,柯达中国的业务不会因此受到任何牵连任何影响”。当1月19日柯达在美正式提出破产保护申请后,柯达中国几乎第一时间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这样一条声明。而声明背后的实际解释、澄清工作则复杂得多。“从过完春节后,我这两个月就没有闲下来过。”柯达大中华区总裁李强说,他两个月来一直奔波于客户、供应商、员工之间,就这一事件不断沟通。

而LoisLebegue亦坦承,因为破产保护的发生,自己的关注重点也在发生改变。比如为了加强外界对整个情况透明度的认识,和员工的沟通、客户的沟通变得更多,跟传媒的时间也比以往多出很多。“我们逐渐意识到,之所以亚洲很多客户出现不理解和担忧,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大家对于破产保护理解的偏差。因为在亚洲,当大家说一家公司破产时,通常就意味着它不行了,它所有的业务都要被停掉了。”LoisLebegue说。

而在美国,破产保护更多是被当成一种工具,主要被用来保护一些有历史遗留问题的传统公司,帮助完成转型。目前,对柯达来说,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就是每年支付给员工的巨额的退休金和医疗金。LoisLebegue称,这是柯达申请破产保护的最主要的原因。在申请破产保护后,以上支出有望通过政府参与形式得以缓解。

扔掉“包袱”后的柯达将会在破产保护期整18个月中开始业务重组。换言之,有的业务要上,有些业务则要下。

柯达选择退出的第一个业务是数码相机、数码相框、手持数码摄像机,随后柯达还退出了在线打印业务,停止了之前对于柯达剧院的冠名投资。

LoisLebegue如此解释退出数码相机的原因:“因为我们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使用智能手机拍照而不是相机。在全球范围内,数码相机、尤其小型相机的业务在萎缩,它还会继续受到手机的挤压。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他称,未来柯达会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影像输出和打印而不是捕捉上。

而柯达之前一直尽力扶持的一系列面向商用的图文影像新业务则将成为发展重点,这些业务主要包括数字印刷、票据、包装等。

亚太区更像未来的柯达

LoisLebegue坚持称,破产保护对于包括中国区在内的柯达亚太区影响有限。

他以这次柯达关闭的数码相机这一业务举例,称因为数码相机在亚洲经营状态一直不太理想(亚洲占比5%,中国占比2%),“事实上,关于这个生意我们一直在探讨怎么退出。”

李强更是在2011年上任柯达大中华区总裁后的一年中,将柯达数码相机在中国的经营商从6个减少为1个,相应的团队也从40个人减少到4个人。“所以当我们接到全球范围内关闭数码相机的消息时,我们并没有吃惊和担心。”李强说。

得益于过去几年中金融危机的压力,柯达亚太区诸多此类的架构调整还有很多。“我们一直在改变。”LoisLebegue称正是因为如此,此次柯达破产重组对于亚太区整体策略、战略和架构,并没有产生外界认为的那样大影响。

LoisLebegue已在柯达任职超过20年,他称柯达亚太区是“一个相对年轻的公司”,因为年轻,柯达在亚洲几乎没有任何包袱(没有退休金需要支付),效率和产出都更是多年来高过柯达欧美市场。

去年来自亚太区的营收对于整个柯达的贡献占比是20%。这个比例到今年年底估计将会达到25%。

LoisLebegue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柯达亚太区在整个业务配比、市场策略、合作伙伴关系和技术应用上,更像未来柯达的样子。

“小”而“精”

“留住这一刻”曾经是柯达脍炙人口的广告词。LoisLebegue说,眼下是柯达“非常艰难的时刻”。尽管如此,他坚持认为“柯达必须经历这一刻”。

柯达之前10余年的转型历程漫长而艰难。在上个世纪末胶片衰落、错失数码转型良机后,柯达一直就在追赶:先是转型数码不利、随之大举收购制药企业、印刷企业、直到2007年左右将目标最终确定在商用图文影像领域。

LoisLebegue认为,这其中既有外部的原因,也有内部的原因。首先柯达当时拥有的胶片业务量非常大,从胶片时代过渡到数码时代,整个市场改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柯达的调整也非常漫长。而现在要建立的新业务,即80%的业务是面向商用的图文影像,要打造这样一个庞大的业务也同样需要经历很多年。

这不光是需要在原有基础上做,有的还需要通过收购整合去实现。在过去多年中,柯达一直在做此类资源的整合和包括内部管理的整合。2000年金融危机、2008年亚洲危机则直接让柯达稍有起色的转型成果昙花一现、拖慢了其转型进程。

转型上的屡屡遇挫让柯达在消费者层面的形象更是一路下滑。“柯达有很好的产品和很多技术及文化,尤其在面向企业客户的图文影像领域。但是我们经常听到的是‘胶片消失了’、‘数码相机有问题了’这样的负面消息”。

LoisLebegue说,这些业务其实在柯达总体业务中比例非常小,现在很多消费者并不了解柯达60%~70%业务都是印刷。

现在正是柯达非常关键的时刻。柯达将自身民用业务聚焦在打印输出上;同时集中精力发展图文影像,即数码印刷、包装、票据等业务。“我们在最后的时刻确定柯达最后的方向,现在是柯达转型的最后时刻。”

在LoisLebegue看来,柯达未来将成为一家规模会相对“smaller”的公司,即会变得更加专注,更加尖锐地聚焦在上述技术和产品服务提供上。

权力与纷争游戏

视频幽默猜测皇家彩库

昆顿之杖

我叫mt世界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