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外媒评2014大热新词:自拍、抢镜、集体自卫权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7:57:13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外媒评2014大热新词:自拍、抢镜、集体自卫权

据英国《金融时报》31日报道,在社交媒体和短信的推动下,语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自我更新。眼下,许多国家和机构正在评选年度新词。奥地利选了“自拍”,日本选择“集体自卫权”,柯林斯词典用了“抢镜”。另外还有一些全球大热的新词,如“LOL”(英文“放声大笑”(laugh out loud)的首字母缩写)和“没带手机恐惧症””(英语是nomophobia)等。

文章称,2002年9月的一天,有一个人在澳大利亚某论坛上贴出了一张自己嘴部的照片。他写道:“唔,哥们21岁生日趴,我喝醉了,在台阶上摔了一交(跤),嘴唇最先着地(险些撞到门牙)……。不好意思拍虚了,自拍(selfie)来着。”

牛津词典(Oxford Dictionaries)让这句话成为“自拍”一词首次有据可查的例句。这个词(通常释义:自己用智能手机给自己拍的照片)如今正在许多语言中流行起来。自从被牛津词典选为2013年度英语新词之后,“自拍”相继在荷兰、法国和意大利大热,最近又被奥地利选为“年度新词”。“自拍”甚至启发人们创造了一系列新词,比如“臀部拍”(belfie,臀部自拍),“书柜拍”(shelfie,自己书柜的照片),还有“裸拍”(nelfie,即裸体自拍照,有时附在“性短信”中传送,不过遗憾的是很少出现在我的朋友圈中)。

眼下,许多国家正在评选年度新词。作者从各种证据中得出的结论是:在社交媒体和短信的推动下,语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自我更新。有时,语言甚至摒弃了字母。一种基于科技的世界语正在出现。

有些“年度新词”凸显出眼下正让一个国家感到焦虑的问题。挪威语言理事会(Language Council)选择的年度新词是“海外战士”(fremmedkriger),大概是因为那些参加了叙利亚内战的挪威人。日本年度新词之一是“集体自卫权”(即日语中的“集団的自衛権”),看上去指的是集体自卫的权利——这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看来是日本拥有的一项权利。

但还有许多新词是新技术催生的。钱伯斯字典(Chambers dictionary)选出的2014年度新词是“过度分享”(overshare),例子之一就是在推文中贴出一张“裸拍”。(在现实生活中你也可能“过度分享”,比如我的孩子们发表的“如厕后行为报告”。)柯林斯词典(Collins dictionary)选出的年度新词是“抢镜”(photobomb),意思是在别人拍照时硬挤进镜头。在英联邦运动会上,伊丽莎白女王(Queen Elizabeth)就不小心对两名正在自拍的澳大利亚曲棍球选手干了这样的事情。用法示范:“他们的自拍完全被她抢镜了LOL。”

“LOL”(英文“放声大笑”(laugh out loud)的首字母缩写)是短信催生的一系列缩略词之一。另外一些流行缩略词有:IDC(英文“我不在乎”(I don’t care)的首字母缩写)、YOLO(英文“人只活一次”(you only live once)的首字母缩写,如“正在坎昆?,YOLO”)。就连法语也接受了LOL和YOLO。负责规范法语的法兰西学术院(Académie fran?aise)对这两个词都没有好感。该院建议用“MDR”(法语“笑死了”(mort de rire)的首字母缩写)代替“LOL”。不过,如果说年轻人会听从他们的建议,那才是新鲜事呢。

技术和英语在全球的推广正在让不同语言趋同。一个国际通用的新词“没带手机恐惧症”(英语是nomophobia,意大利语是nomofobia,其他语言的拼写也差不多),指发现自己没带手机时的恐惧。“抽电子烟”(vape)被牛津词典选为2014年度新词,而“vapoter”当选法语的年度新词亚军,意思与前者相同。意大利人现在说“svapare”。(顺便提一下,因为出现了抽电子烟(vaping),我们不得不为一种古老的行为安排一个新词:“抽香烟”(tobacco cigarette)。)

许多英语新词的发明都要归功于澳大利亚人。澳大利亚人对发明新词不像英国人那么当回事,他们发明了“自拍”,也发明了牛津词典中的其他一些新词条,比如“shiny bum”(官员或坐办公室的上班族),还有“sticker licker”(舔罚单的人,指给违章停放的车辆贴条的人)。

不过,这股趋势不只是英语在征服全世界。墨西哥人喜欢说的“vato”(哥们儿)也进入了英语,部分原因是墨西哥裔美国人在发短信时常常用这个词。这个词往往被用于打招呼:“怎么样,哥们儿?(Whassup vato)”还有一些把其他语言和英语混着说的新词。比如,“Al desko”,意思是在自己座位上吃午饭。

短信和社交媒体是特别容易诞生新词的地方,因为两者是有史以来应用最广的大众书面交流方式,并且由年轻人唱主角。(相形之下,主流媒体是由30岁以上的人主导的。)年轻人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明新词。此外,中老年人对新词的态度更开放了,部分原因在于科技的崇高经济地位。2012年,我们发现,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在给小报《世界新闻报》主编丽贝卡?布鲁克斯(Rebekah Brooks)发短信时,习惯性地在末尾加上一句“LOL”。他以为“LOL”代表“祝好”(lots of love)。这是中年统治阶层破坏年轻人语言的一个例子。

如果你觉得这是语言的低俗化,那么现在请抓紧扶手坐稳了:语言已经开始完全摒弃字母。人们总是说,历史上最简短的对话是雨果(Victor Hugo)与他的出版商关于《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一书销量的对话。雨果写道:“?”他的出版商回复:“!”不过,那样的对话如今已成为常态。“全球语言监测机构”(Global Language Monitor)选出的2014年度新词是“?”——表示喜爱的表情符。与此同时,瑞士德语的年度新词是“#”——社交媒体上的井号标。科技催生的语言是如此富有扩展性,以至于钱伯斯字典已收录“bashtag”一词,这个词的意思是“用于发表批评或辱骂言论的井号标”(bash有抨击的意思——译者注)。

这一阶段的语言未来也会消亡。当声音识别技术发展成熟,我们将可以不用书写。我们将直接对着我们的设备说话。我们已经可以使用通讯应用WhatsApp(新动词:to whatsapp,用德语说就是,whatsappen)轻松发送视频或音频,而无需发送文字了。新技术将又一次创造新语言。坐好了,享受这一幕幕让人眼花缭乱的奇观吧,因为YOLO?(人只活一次,开心点)。

甜菊种植方法

言情小说免费

性感旗袍图片

如何种植中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