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本能寺之变的背景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的天下布武

发布时间:2020-02-26 18:33:17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本能寺之变的背景: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的天下布武

织田信长于1575年击溃武田胜赖后,“天下布武”速度倍增。尤其1580年在朝廷天皇敕命讲和下,本愿寺离开大坂,此时的信长几乎已完全平定了以京都为中心的近畿全境。之后,信长接二连三进行内阁改革,第一位被革职的是信长麾下拥有最大军团的佐久间信盛父子。信长亲笔写下十九条罪状,将信盛流放高野山,接著又逐出好几位元老家臣,继这些元老之后抬头的新兴势力正是丰臣秀吉和明智光秀。他们是忠实的织田信长政策与战术实践者。另一方,其他家臣见主君如此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深恐自己也会成为釜中之鱼,也有不少人举旗造反。

信长与本愿寺讲和后,1581年在安土城迎接新年。正月十五日是「左义长」火祭节日(在现代日本亦是传统节日之一,就是烧掉所有元旦期间的装饰物),担任祭典职务的人是明智光秀。信长一族人和近江出身者表演骑马游行服装秀,众多演出节目令老百姓看得目瞪口呆,鼓掌欢呼,明智光秀甚至让马匹高悬爆竹在城邑大街奔驰。

信长的服装最引人注目,他当天骑一匹菊花青马,头戴黑色南蛮盔,红色上衣,绫罗外褂,下半身是虎皮马裤。脸上有化妆,还特地剃掉眉毛重新画上。大概因为祭典办得很成功,信长又命光秀负责二月末的皇宫内殿军马演练大会。这场大会也办得非常成功,天皇大喜,三月五日再度演练一次。两场大规模的示威演练均让老百姓认为乱世已结束,新时代即将到来。对于如此能干的左右手,信长当然视为心腹,而此时的明智光秀也确实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次年3月,信长灭亡武田氏后,织田信长于四月二十一日从甲斐启程,回归安土,途中还在富士山饱赏美景。五月十五日,德川家康和武田家降将穴山信君(梅雪,武田信玄外甥兼女婿)受邀来到安土,这年刚好是信长和家康同盟二十周年,为了让老盟友能宾至如归,信长再度指名明智光秀当飨宴总干事。家康一行人在安土城待了六夜,二十一日离开安土前往京都。当时织田信长的威望和势力都如日中天,他控制了以京都为中心的最富庶的半个日本,四周割据势力,即便毛利、上杉、北条等,规模也都远远无法与其相比,重新统一日本,创建一个不同于以往朝廷或幕府的新形式的中央政权,已经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信长在此前几年,已经着手创建几个地区性的大军团,准备四面出击,扫荡不肯服从的残余诸侯。

1582年三月十五日,羽柴秀吉从播磨的本城姬路出发,四月四日进入宇喜多本城冈山,他派出心腹蜂须贺小六正胜、黑田如水斋孝高,劝说清水宗治投降,并允诺将备中一国都赏赐给他,但遭到宗治的断然拒绝。其后,秀吉攻克了高松以北的冠山、宫路山两城,切断清水宗治与毛利本领之间的联系,五月七日,重兵围困高松。高松城三面沼泽,剩余一面也挖有多道壕沟,羽柴大军难以直薄城下。于是秀吉召集了附近百姓并自己的部下,在高松城南,自城东的蛙之鼻到城西的赤滨山,建起了一道长达四公里的长堤,堤成后,即将附近足守川的河水灌入。高松城变成了湖中孤岛,彻底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毛利家对高松之战也非常重视,当主毛利辉元亲统近五万大军前来增援,他两位优秀的叔父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也均从行。秀吉闻报,即写信向织田信长求援,称:“毛利辉元亲率数万骑与我对阵,欲救高松,两阵距离约十町”,此时如能得到“御势御合力”,则“将西国于当年中悉归于幕下之事,如在掌中”。丰臣秀吉不料能够诱出毛利辉元等主力军,很明显的,秀吉希望信长可以将主力调往西线,在高松城下与毛利军来一场大会战,从而彻底击垮这头雄踞西方的猛虎,他相信此战如胜,则当年年底前就能期望得到毛利家的降伏书状。

于是信长命明智光秀、细川忠兴、池田恒兴、中川清秀、高山重友等诸将整备兵马,火速前往增援。秀吉的求援信在十五日送至信长手中,信长于十七日命明智光秀担任攻打毛利的先锋队。明智光秀不仅是位教养丰富的才子,战绩也很辉煌,织田信长会命他当援军先锋队,其实十分合理。而且信长是在飨宴第三天才换掉明智光秀的职务。也就是说,最隆重的第一、第二晚洗尘宴已结束,之后的事交给别人代理也无所谓,当务之急是必须派援军过去,否则丰臣秀吉很可能败在毛利手下。面对这种迫在眉睫之务,信长当然非派光秀不可。由此可见,织田信长极为信任明智光秀,他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会死在自己贤臣手下。

明智光秀于十七日禀命后即离开安土城,回到自己属地坂本城准备领军出征。五月二十六日,一万三千名明智军进入丹波龟山城(京都府龟冈市)。次日,光秀带著十四岁嫡子和少数随从登上险峻的爱宕山,闭居爱宕神社祈求战胜。二十八日,光秀邀请九名当代一流歌人在爱宕山寺院举行连歌会。

当然,这样大规模的决战,他织田信长本人是不可能不出场,亲自莅临前线指挥的。五月二十九日,德川家康一行前往界游览,织田信忠没有陪同前往,因为他听说父亲信长将在数日内上洛,因此决定留在京都等候。二十九日,信长从安土出发前往京都,随同的不过“小姓众百五六十骑”,估计他将在觐见天皇后,即亲自领兵前往中国地区。信长一行在雨中缓缓进发,朝廷的公卿们在山科栗田口恭候他的到来。信长的小姓(年轻侍从)森兰丸首先驰马来到山科,告知公卿们不必远迎。下午四时许,信长进入京都,下榻于四条坊门的本能寺,而信忠则住在相隔不远的妙觉寺中。次日,信长在本能寺举行茶会,展示了三十八种名器茶具。嫡子信忠傍晚也前来参加酒宴,夜深后才返回妙觉寺。信长预计在京都逗留至六月三日,四日出征。

西北水电

人类学学报

电子科技学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