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锦灰三堆出版王世襄自称一堆不如一堆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32:53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延续前两部自选集风格,《锦灰三堆》,接受采访谦虚幽默

北京“老”玩家王世襄风趣地说:“我写的东西很杂,乱七八糟的没有正经东西。”

《锦灰三堆》多半为王老近作。

结集了文物鉴赏大家王世襄28篇文章的《锦灰三堆》,近日由三联书店出版社出版。

据介绍,选集《锦灰三堆》是此前出版的《锦灰堆》、《锦灰二堆》的续编,昨日,王世襄在接受采访时谦虚地表示,自己年纪大,出门少了,见闻也少了,新作难免单薄,深觉愧对读者。

王老自谦“一堆不如一堆”

王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曾在第一部作品《锦灰堆》序言中解释为何取“锦灰堆”,“锦灰堆”原是元朝画家钱选的一幅画作的名字,画的是莲蓬壳、虾米壳、螃蟹壳这些吃剩下的东西。王老说:“我写的东西很杂,乱七八糟的没有正经东西,很像画上画的这些吃剩下的东西。”

出版《锦灰二堆》王老曾表示年事已高难再出《三堆》,在《三堆》语言中王老说:“夫人去世,我万念俱灰,决定从此搁笔。可是今年初,有朋友搜集到了我写于50年前的关于民族音乐的旧稿,这些文章虽然谈不上有何价值,但作为一个人某一时期的雪泥鸿爪,收编成书也不为过,于是便有了《三堆》。”

王先生笑言自己作品“一堆不如一堆”,他表示,第一部《锦灰堆》是自己七八十年的精粹,《锦灰二堆》和《锦灰三堆》则是老年之后作品,肯定不及第一部的含金量。他说:“见闻少了,写作可以用的材料也少了。”

细说《锦灰三堆》

记者看到,《锦灰三堆》分为音乐、忆往、文物、序跋四类,另外还有诗20首,联语43对,联语均为作者手书影印。除六篇音乐类文章为20世纪50年代的旧作外,其余文章都是在近两年内写成的。文中分别回忆了管平湖、张伯驹、郑振铎、张光宇、王季迁等文化界故友,涉及绘画、家具、竹刻、传统工艺、民间游艺等研究,还收有个人总结性质的访谈录。

王老介绍说,书中有《告荃猷》等深情追忆过世“老伴儿”袁荃猷的诗文;还有《求知有途径无奈老难行》等谈论自己在古家具鉴定领域所面临的现状。他说:“做家具鉴定,我知道自己需要补充新的知识,但是我老了。”

王老还说,书中还记述了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以及与周围熟人好友的交往。王老说:“有些东西不写出来,以后的人很难想象出来。”

他举例说,自己在故宫工作时曾接受上级命令三天之内拆掉一个展览,三天之内再重新布置一个展览,他说:“这么短的时间布置有大量文物的展览,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据记者了解,中国观赏鸽的濒临灭绝是先生目前最忧心的问题,记者看到,该书还附录了《上北京市及奥组委领导同志书》,为如何抢救观赏鸽进言。

书稿选录

2003年秋天,王世襄患难与共几近60年的夫人袁荃猷因病故去。新书中收录了王世襄为夫人写的诗———

《告荃猷》

癸未十月初五日,既二千又三年十月二十九日以后作。不计工拙,随作随录,以当面告,亦有足欣慰者,非尽苦思哀悼也。

出行二人同提一筐,行人见白头偕老,每有羡意。惜终有先行者,提筐双弯梁,并行各挈一,待置两六间,生死永相匹。

年年叶落时,提筐同拣拾。

今年叶又黄,未落已掩哭泣。

我病累君病,我愈君不起。知君不我怨,我痛无时已。

君刻大树图,我赋大树歌。相濡复相助,岁月期尚多。一朝先我去,余生待若何。

平日游园,每命即兴作小诗,屡诺而无以报命,日久遂不复询及。一旦君去,乃大悔恨,回忆游总踪,谨赋日坛公园三十韵。

人物

北京“老”玩家

王世襄,号畅安,文物鉴赏家、收藏家,也是北京的“老”玩家,1914年5月生于北京书香门第之家,祖籍福州。

他说正是因为喜欢玩,才活到90多岁,还不觉得自己老。

他1938年毕业于燕京大学,自称曾怀揣着蝈蝈听教授讲课。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故宫陈列部主任,中国音乐研究所副研究员,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央文史研究馆研究馆员。

2003年获荷兰克劳斯亲王最高荣誉奖。

王世襄玩的东西多半属于民俗,曾出版《髹饰录解说》、《明式家具研究》、《明式家具珍赏》等著作。《锦灰堆》收录了王世襄80岁以前所写的大部分文章,包括家具、漆器、竹刻、工艺、则例、书画、雕塑、乐舞、忆往、游艺、饮食、杂稿等12类,以及诗词。随后又推出续编《锦灰二堆》及《锦灰三堆》

真空加热炉价格

二人位洗手池批发

豆类抛光机批发

方向盘转向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