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式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式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榕谁给你权力

发布时间:2020-02-11 04:21:19 阅读: 来源:板式换热器厂家

以@窦含章为代表的“辟谣”与@老榕为代表的“反辟谣”两个阵营在微博上展开“互劈”。

在老榕身上,有着多重身份:现实生活里,他被称为“中国电子商务第一人”;在网络世界里,他曾写下经典网帖《大连金州没有眼泪》。

现在,他又以自媒体的“榕通社”直播利比亚战争而声名鹊起,并且在直播的间隙,还在微博上推介自家网络商城的商品。可以说,在与辟谣联盟相遇之前,老榕在微博上可谓过着自得其乐的生活。

然而,随着将一份质疑辟谣联盟“对人不对事”的聊天记录公诸网络,老榕又让自己多了一个新的角色———反辟谣联盟者,双方的争议摆到台面。

之所以选择站在对立面,除了要“反击”对手,还有他对互联网本身与辟谣联盟截然相反的理解。他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就要去中心、反组织,“还有人要干这样的事,我照样拆他的台。”

“榕通社”直播

老榕说,新浪微博还在内测的时候,自己就被邀请注册了。起初,他的微博主要是跟朋友聊天,除此之外,作为一家B2C网站的创办人,他还会在微博的话题间隙插播广告———推荐网店中的玉石商品。

“榕通社”就是那个时候起的,“大家互相开玩笑,黄健翔说他叫‘黄通社’,那我们就叫‘榕通社’”。但这个名字当时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去年年底。约1月中旬开始,借助小区拥有卫星电视的便利,老榕就开始在微博上直播中东变局。

回忆当初,老榕称这些直播是“无意识的”,“那时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随时看到什么,就随便写两条”。

然而,这些直播帖很快就引起了网民的关注。“慢慢地有网友说,你说的不对,可能在骗我。”同时他还注意到,国内一些媒体的报道“遗漏事实”,这让他觉得做下去很有意义,“能更近、更全面地了解一件事的真相”。

所以,从利比亚“打响第一枪”,老榕就开始坚持做直播,“利比亚与北京的时差是6个小时,北京时间吃过晚饭,那边刚好中午过后。

直播一直持续到现在,已形成了相对固定的模式:“每天自己都会留一些时间段给这件事情,比较集中在每天上午8点,中午大概12点到1点左右,晚上9点以后。”

老榕说,即使到目前,负责微博直播的主要还是他一个人。在这个过程中,一些网友志愿加入进来了,“主要是协助翻译”。

当然,直播战事的间隙,老榕依然不忘为网店上的新到商品做广告。

“榕通社”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名声越来越大。3月份,连“联合国新闻部‘也开始找来了,’说微博上经常看到你比较全面地报道联合国的事”。老榕说这让他很感动。

“辟谣联盟”反对派

“榕通社”就一直这么直播着。

直到5月份。有网友给老榕“通风报信”说,辟谣联盟的Q Q群聊时有人说要“打”他。老榕逐渐意识到,“开始觉得有些人有意识、故意地、有组织地———如辟谣联盟———来捣乱”。

微博记录显示,在辟谣联盟成立之前,一个注册为“尼德兰苹果”的留学生就不时在发微博质疑“榕通社”,而在辟谣联盟正式成立之前,也曾发微博“向大家郑重推荐”“尼德兰苹果”,并称号称“榕通社”的老榕“经常发布不实消息”。

老榕说,他一开始还看“尼德兰苹果”的挑刺儿内容,后来发现“越来越无聊,毫无价值”。

“他说我选择性直播,我就一个人,我当然有选择,我选择的对不对、这件事情有没有?是可以查证的。我说源自路透社,路透社根本没有说过这的话,那是我造谣。如果路透社说的与法新社说的不一样,那他们谁造谣你找谁。”

对方的做法让他很不理解,“我不觉得有什么个人恩怨,在我发现他们要组织人身攻击之前,他们干的事与我风马牛不相及,我干电子商务的,与他们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在网友里也没有这号人”。

接下来,就是已众所周知的事情。作为反击,老榕将那份声称“对人不对事”的辟谣联盟Q Q群聊记录贴到了网上,这一下子让辟谣联盟陷入了被动。

后来,辟谣联盟发起人之一的窦含章指责老榕“断章取义”。

老榕承认,他是故意没有贴出最后两句话,但这么做的目的是“钓鱼”“如果你说后面还有两句,那前面两句是你说的吧?”

在他看来,辟谣联盟口口声声说“对事不对人”,但为什么像“尼德兰苹果”这样的成员,“天天在‘盯’对方、要在下面‘挑’?”“窦含章自己在微博里骂人,‘苹果’更是骂得污言秽语,把别人和家属都带进来了,这样一群人会有公信力吗?”

“去中心”倡导者

当被问到如何评价辟谣联盟的辟谣,老榕毫不客气:“毫无价值,毫无意义”。他举了《药家鑫其实没杀死、在美国》的那个帖子。他认为,这种在荒唐不过的说法,辟谣联盟却“正儿八经”地要辟,只会让谣言传得更快。

更重要的是,辟谣联盟的辟谣“显然是有导向的”,“他们认为,维护官方的宣传口径是‘辟谣联盟’的捷径,凡是与官方媒介口径不同的,或者官方媒介没有播的,那么就应该打击”。

他举例说,在7·23事故中,关于是否存在埋车头的问题,官方先后就发布了四个版本,“你就跟他们在后头辟?”

显然,在老榕看来,辟谣联盟的存在“不合理,也不合法”。“谁给你的权力?新闻媒介都没有,他为什么有?他能代表谁?”

这让他很是不忿。“他帮政府说话,以为别人就不敢说他,你代表什么政府?一个破网民咨询师就能代表政府,那我还代表联合国呢。”

事实上,在这种质疑的背后,反映了老榕作为一个行业人士对互联网本身与辟谣联盟成员们截然不同的理解:在互联网时代就要去中心、反组织。“真的要有人来管理,凭什么轮到你呀,说两个理由出来我听听?你比别人多一个脑袋还是一个手?”

老榕说,有些微博上的辟谣,他是支持的,但根本不需要有一个组织来专门辟谣,“在微博上每一个人都会辟谣,有很多人经常无意识地就把谣辟了,不用人什么裁判”。

“我现在搞不懂我错在哪里。”8月12日下午,窦含章见到记者时满是不解。

过去两周,成立不到三个月的微博辟谣小组“辟谣联盟”成为舆论争议的焦点,作为发起人之一的窦含章,很自然地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采访中,无论涉及所谓的民谣与官谣之争,还是对人与对事之分,窦含章就会反驳:欢迎他们只辟官谣不辟民谣,但他们不做。

在他看来,目前关于辟谣联盟的种种责难,是“公众的整体舆论是受操纵”的结果。他不讳言自己是“替政府说话的人”,但“将个人恩怨,迁怒到‘辟谣联盟’上”是将联盟“标签化”了:“好多都是来骂我们的,我们辟的什么谣他们看都没看,完全就是基于我们的身份对于我们批判的”。

他说,自己不会退出;他觉得,如果联盟解散,“这是向谣言低头,是正义对邪恶的一次失败”。

“为了真相”

说到辟谣联盟的初衷,窦含章说“非常简单”,就是“为了真相”。

这也与他对乐清事件中网络舆论的感受有很大关系。作为乐清事件网友调查团的一员,窦含章发现,正是网络谣言的不断传播,“好像很多人都失去判断的能力了”,而且其中很多谣言“技术含量很低”,所以他觉得“对于这些特别弱智的谣言,我们应该去辟”。

“这个事情以后,我辟谣的频率就特别高。”但后来他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有立场的倾向,所以别人就不相信。”于是他想到联合经常在微博上辟谣的网友,成立联盟。

按照窦含章的说法,起初在辟谣联盟内部,大家对如何运作也有不同意见,便决定干脆先做起来。

于是,5月11日一大早,窦含章就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微博上谣言层出不穷……为了揭露谣言,监督精英,净化微博”,邀请李牧、吴法天等人发起成立“辟谣联盟”。

一周后,辟谣联盟的微博上出现一则公告,宣布正式成立,口号是“为真相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时,新浪微博上专事辟谣的虚拟组织,并不只是辟谣联盟。在辟谣联盟成立之前,果壳网建立的“谣言粉碎机”以及新浪官方的“微博辟谣”都已存在。但最终引发大规模网络辟谣舆论狂潮的,却是辟谣联盟。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辟谣联盟就如同坐上了一辆过山车:先是在央视质疑微博伦理底线的节目中被“捧起”,旋即又因陷入“对人不对事”的争议,进而被舆论“围剿”。

“替它说话怎么了?”

对辟谣联盟的质疑,最强烈的一点就是,“只辟民谣,不辟官谣”,进而质疑辟谣联盟的客观性和公信力。

5月11日,辟谣联盟在微博上转发了另一位联盟成员吴法天的一条长微博《谣言与政治》,认为“官方对谣言的控制,主要出于一种现实的考虑:谣言本身蕴含着对现有秩序的破坏性能量”。而在转发时,帖主加了一条评论“政府现在一般不会造谣,因为这太容易被发现了”。

但窦含章解释说,当时他的意思是,“在互联网环境下,政府一般不会公开去造谣,网络无处不在,网民有各种渠道去发现真相,政府要造谣的话一般很容易被发现,所以在发布信息时政府是很谨慎的”,并且这是在辟谣联盟成立之前发的,不应该算在后者的头上。

不过,对于辟谣联盟的批评者来说,既然窦含章宣称自己是“替政府说话的人”,那么显然他发起的辟谣联盟同样值得怀疑。

“我这么说话有什么可丢脸的吗?作为一名坚定的共产党员,我为自己的党说话,我信仰这个党,我支持自己的政府,替它说话怎么了?”窦含章反驳说,自己去年4月份上微博的时候就写了,“就因为现在网上无人感激政府。这是不正常的”,“我也没有任何掩饰,直接光明正大亮出来”。

他表示,自己的微博上也有很多批评政府的内容,如果仅仅盯住“替政府说话”,而忽略了这些,无异于将辟谣联盟“标签化”。

但是否恰恰因为这样的标签才导致辟谣联盟缺乏公信力呢?窦含章打断了记者说,这样的逻辑只是简单地从他个人身上找原因,而主要原因是“现在公众的整体舆论是受操纵的”。

他说,目前辟谣联盟主要是针对微博上最低级的谣言,这才导致给人一种辟民谣多、官谣少的印象,“就是因为很多低级的谣言都是网民提供的”。

赌气“赖”着不走

按照窦含章的说法,辟谣联盟成立之初就没有立场设定,“只以事实为唯一依据,只辟事实的谣言,不辟观点的”。

但最近网友老榕提供的一张辟谣联盟Q Q群聊截图,如同一颗深水炸弹,将争议的浪潮搅得更高。

根据截图,有成员在群组聊天时建议:“老榕和李承鹏之间,打击李承鹏很合适”,“群策群力,咱们先(集中)攻一个”,并称“对人不对事”。

对此,窦含章解释说,Q Q群是在联盟成立之前就有的,但提出这些想法的都不是联盟的核心成员,当时群里人多嘴杂,“后来还有网友在我们那里打情骂俏的,发大量色情图片,后来都清理了”。

实际上,他认为老榕是在断章取义,因为“这个说法是发言的人打错了,后来很快就做了更正”。为此,还有联盟成员专门发了完整的聊天记录作证明。

尽管如此,这张截图还是让辟谣联盟卷入了更大的争议之中,甚至连《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不点名地质疑:“是像某些辟谣者那样标榜自己‘骑着自行车替某一方说话’;还是不偏不倚,一切以客观公正、力求真相为皈依?”

压力之下,包括“尼德兰苹果”在内的部分联盟成员宣布退出。

事实上,窦含章说自己也有过这样的念头。为此,他还在微博上发起一次投票,想看看大家支持他退还是留,结果至少有2/3的投票者选择“窦含章应该立即滚出新浪微博”。

不过,窦含章并没有走。投票发起后很多人在网上攻击他,这让他赌气决定“赖”着不走。

公司法人经营范围变更流程

深圳工商税务办理

税务筹划

中山工商税务网站